当前位置: www.bifa365.com > 动漫动画 > 正文

后生可畏动手便是顶峰,50年后大家又重新被中国

时间:2020-01-09 22:26来源:动漫动画
50年后,我们又重新被中国动画鼓舞。 1中国动画第一次惊艳世界,已经是78年前的事了。1941年,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《铁扇公主》在抗战中的“孤岛”上海诞生,仅比世界上第一部动画

50年后,我们又重新被中国动画鼓舞。

1中国动画第一次惊艳世界,已经是78年前的事了。1941年,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《铁扇公主》在抗战中的“孤岛”上海诞生,仅比世界上第一部动画长片《白雪公主》晚了四年。《白雪公主》是迪士尼公司耗时四年筹备的巨作,先...

动漫动画 1

《哪吒》从《大圣归来》手里接过了接力棒,加油啊!剩下的要靠你了!又去《罗小黑战记》里客了个串。中国动画除了精彩,一种传承的热血情感也逐渐升腾了起来。

1

万古蟾

但中国彩色长篇动画的源头不在今天,在50年前的《大闹天宫》里。

中国动画第一次惊艳世界,已经是78年前的事了。

万籁鸣

齐天大圣孙悟空,他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,被中国动画泰斗万籁鸣念念不忘30年,新中国成立后,才终于出现在那一代儿童的面前。

1941年,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《铁扇公主》在抗战中的“孤岛”上海诞生,仅比世界上第一部动画长片《白雪公主》晚了四年。

访《2011首届中国动漫春节联欢晚会》总导演姚光华

红鸡心脸,绿眉毛,鹅黄上衣,虎皮短裙,红裤黑靴,一根金箍棒,飒飒生风。

《白雪公主》是迪士尼公司耗时四年筹备的巨作,先后投资150万美元,动用了700多人参与,在当时举世罕见,一经放映就一举奠定了迪士尼在动画界龙头老大的地位。

在众多兔年春节晚会中有一台特殊的晚会CCTV少儿台播出的《2011首届中国动漫春节联欢晚会》,总导演姚光华是曾执导新版影院动画片《马兰花》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国家一级导演。

万籁鸣还能清楚地记得《大闹天宫》试片的情景:

中国第一代动画师紧随时代潮流,也想让世界一睹中国“公主”的芳容。

这部画出来的春晚,报幕人是动画片《雪孩子》中的小兔淘淘,串场的工作人员都是经典动画《大闹天宫》里的角色,孙悟空是总导演,唐僧是台长,猪八戒是统筹,沙僧是灯光师。所有节目由20多个动漫公司提供,每个三五分钟,风格各异。其中,上海美影推出的是一个新编《黑猫警长》故事:《礼物》,说的是小一只耳反对老子一切用钱搞定的做法,执意要靠自己的能力献爱心。

黑暗中,每个人屏息凝神,他却焦躁不安,直到孙悟空出现在银幕上。那只猴子活生生的,一直在笑,但他一直流泪。激动的泪,喜悦的泪,自腮边不断滚落,他不停用手帕去擦拭。

既然美国人能做动画电影,咱们也可以。

这台显示当前中国动漫业界整体实力和水准的虚拟动画春晚,在片尾推出工作人员名单的地方特意留了一个小方框,回放中国动画片从黑白片到彩色片的经典段落,表明了向大师和经典致敬的意愿。那么,和姚导谈谈上海几位动漫大师及其经典作品,以及当下动漫那些事儿,就颇有意味了。

孙悟空,我们终于见面了!

以中国动画界先驱——万氏兄弟中的万籁鸣、万古蟾为首的创作团队,根据《西游记》中“孙悟空三借芭蕉扇”的故事为蓝本,开始筹备《铁扇公主》。

万氏兄弟:中国动漫鼻祖

这句话隐藏着多少辛酸?

▲1941年动画《铁扇公主》。

1920年代初,上海闸北天通庵路一条弄堂里有个夜夜灯火通明的亭子间,这就是万籁鸣、万古蟾、万超尘和万涤寰的动画实验室。万氏兄弟受略懂美术的父亲和擅长绣花剪纸的母亲影响,都对绘画有兴趣,从嗜好皮影戏和为书报杂志画插图,发展到决心让画稿中的人物活动起来。当他们在一本簿子的角上都画了猫捉老鼠,然后快速翻页奇迹出现了,只见猫和老鼠真的跑了起来。

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地看片,他们不可能觉察,当时已经60多岁的万籁鸣的内心已是滚滚热潮。

《铁扇公主》的创作年代极为特殊。

后来在为打字机拍动画广告片的过程中,他们又遇到了让人物在不同的背景前活动的难题。直到看到一种在透明赛珞璐片上画着京剧人物的走马灯,便豁然开朗,难题迎刃而解。

《大闹天宫》的诞生

当时,抗日战争已经全面爆发,万氏兄弟加入国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的宣传工作,为鼓舞抗日士气,在大后方拍摄宣传短片为全国军民呐喊助威。

姚光华:1940年,万氏兄弟组织了100多人参加绘制,还请来著名演员白虹、韩兰根、殷秀岑等配音,苦战一年半完成了中国第一部80分钟的动画长片《铁扇公主》,成为继美国的《白雪公主》、《小人国》和《木偶奇遇记》之后世界上第四部大型动画艺术片,标志着当时中国的动画艺术已经接近世界先进水平。但他们最有名、最出色的代表作是《大闹天宫》,所以我们让里面的四个主角来当动漫春晚的串场人物,但为孙悟空加了一件导演穿的那种有很多口袋的背心,还有一个写着总导演三字的胸牌。他有句台词:让俺老孙也当一回春晚总导演,过过瘾。

1961年,61岁的万籁鸣终于触摸到了他半生的夙愿:着手《大闹天宫》动画片的绘制。

一听说上海要制作动画长片,万籁鸣、万古蟾知道这是中国动画界开天辟地的大事,万万不可错过。兄弟俩二话不说,冒着生命危险秘密回到上海,躲进英美租界。

从《大闹画室》、《铁扇公主》到《大闹天宫》,万氏兄弟的动漫画风有些什么区别或者发展?

万籁鸣

战争年代,条件异常艰苦。

姚光华:《大闹画室》是受了外国动画片《大力水手》的启发。《铁扇公主》造型上多少还有迪士尼的痕迹。《大闹天宫》就完全是中国风了,得益于京剧脸谱和传统的木版画、壁画等经典艺术样式,1980年代在伦敦放过一次,评价是完全不同于迪士尼的中国化动画电影。

彼时,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热火朝天,厂房宽阔、崭新。

最难的不是甲方爸爸一改再改的要求,而是投资方新华影业公司本身就经济状况不佳,穷得揭不开锅,只能花低价请来几十个美术专业练习生帮忙,还拖欠了工作人员几个月薪水。

《铁扇公主》的风格好像有点早期连环画的味道?

每个画师面前摆着一台镜子,有的画师效法孙悟空与二郎神那场恶战,凶猛开打;有的学着天上的仙女,翩翩起舞。他们一边端详自己的表情和动作,一边拿捏,并在稿纸上画下来。

万籁鸣打趣说:“我们也在过火焰山,就像《铁扇公主》中的孙悟空那样。”

姚光华:对,但它更像一部戏曲片,人物的视线常常会对着镜头,就像舞台上的亮相。《大闹天宫》就不这样处理,完全是故事片的表达方式。场景上吸收了民间艺术的优良传统,有装饰味,又不同于生活真实;对白既不像京剧,也不像话剧,有时尾音拖长;音乐方面运用京剧的打击乐器和锣鼓点子,配合人物的动作,具有较强的节奏感,艺术效果很好。称万氏兄弟是中国动漫的老祖宗,名副其实。

万籁鸣要是不满意,画师们就反复表演那些动作和表情,继续修改画稿。

如此困境,万氏兄弟也不是头回遇到。

编辑:admin

万籁鸣自己也时常一手拿棍子,一手打遮蓬,做出向前探望的动作,身手异常矫健。显然,这是在给画师们示范孙悟空的动作,在引来哄堂大笑的同时,也得到众人赞扬:不亚于京剧宗师演员!

1920年代,美国动画传入中国,万氏兄弟就花费了整整四年的时间摸索动画的秘密。

此时的万籁鸣,头发已有部分花白,但仍感到年轻,如同获得了新生命一样,拥有了30岁时的充沛干劲,全身心地扑在那只猴子身上。

只懂中国皮影戏和走马灯原理的万氏兄弟,挤在狭小、低矮的亭子里专研动画,一无试验场地,二无资料参考,三无资金设备。唯一贵重的物品,是通过全家老小节衣缩食,从旧货摊上买来的一家破旧摄影机。

漫画泰斗张光宇,为万籁鸣设计了三个孙悟空的造型,但万籁鸣不太满意。当时年仅25岁的严定宪,重新对孙悟空打扮了一番,反反复复修改了几十次画稿,最终诞生了全新的美猴王。

▲中国动画的开创者万氏兄弟:万古蟾、万籁鸣、万超尘。

最终诞生的孙悟空形象:红鸡心脸,绿眉毛,鹅黄上衣,虎皮短裙,红裤黑靴

他们通过模拟电影放映的办法,从马奔跑的动作进行分解,用一张张画稿代替一格一格的影片进行试验,画了近万张画稿。

神采奕奕,神勇矫健。万籁鸣赞叹道。

1926年,在万氏兄弟无数次试验失败的摸索后,中国第一部动画片《大闹画室》,终于在上海闸北区一个面积仅有7平方米的亭子间诞生。

画稿完成后,转战线描室,他同工作人员开始了更为精细严格的工序:将铅笔画稿描绘到透明赛璐珞胶片上,并以颜料着色。

中国动画的故事,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开始了。

人物的每个线条都得丝毫不差,否则就会跳动、模糊。之后再进入拍摄阶段,摄影机对准与彩色背景叠放在一起的赛璐珞片,一格一格地拍摄。

▲1926年动画《大闹画室》。

算下来,《大闹天宫》整部电影的画稿有厚厚的12本,一共7万多页,仅绘制就占去了两年时间。多么像一栋高层建筑所使用的砖头数。万籁鸣在回忆录中自述道。孙悟空拔毫毛分身的戏,放映仅四五秒,画稿却要100多张。

2

为了抓住民族文化的精髓,万籁鸣的团队还冒着寒冬,走访了各地园林、庙宇,收集壁画、雕像和建筑方面的素材。在北京西山碧云寺,他们被一尊观音的莲花座吸引,并临摹了一个立体的浮雕云纹。

1941年9月,经过一年多的赶制,《铁扇公主》在上海如期上映。

这也解决了创作团队所遇到的一个难题:先前绘制的云朵有如一坨棉花,怎么看都像是来自美国和苏联的动画。有此浮雕云纹,难题就解决了。

这部时长80分钟的电影,用完整的故事情节和生动的人物动作,还原《西游记》中的经典故事。孙悟空、猪八戒、铁扇公主,这些耳熟能详的人物,给战争“孤岛”中的恐惧生活带来难得的欢乐。

当时的万籁鸣,也暗自进行着潜在的蜕变,他正在褪去对西方动画片有意无意的模仿。而在他于新中国成立前的创作中,这种影子总是难以摆脱的。

▲《铁扇公主》中的孙悟空,像戴了帽子、穿着虎皮裙的米老鼠。

孙悟空的形象,已经在万籁鸣心中孕育了几十年;此时,不可遏制的创作欲望越发浓烈。万籁鸣也很清楚,作为中国动画史上的第一部彩色长片,《大闹天宫》将进一步探索民族化的路径:如何在动作、表情、语言、性格、背景、色彩衬托和烘染,乃至思想内容上,找到中国风格的体现。

《铁扇公主》是亚洲第一部动画长片,隔壁的日本直到1958年才创作第一部动画电影,晚了中国十几年,题材还是取自中国民间传说《白蛇传》。

动画形象是虚假的,但在表情达意上,它们必须像人,且要像中国人,如此才能贴近民族自身的心灵,引发中国人的共鸣。

《铁扇公主》在亚洲各国广泛传播,收获了大批粉丝,影响深远,用现在话说大概是能在朋友圈刷屏好几年。

万籁鸣致力于将猴、人、神三者融合于孙悟空这一形象,因此借鉴了很多民间猴戏,也看遍了各种京剧曲目。而《大闹天宫》中玉皇大帝、太白金星等造型,不仅吸收了民间戏曲元素,还从剪纸、雕刻、手影、木刻、年画等艺术形式中,汲取了养分。

其中有一位粉丝来头不小, 他便是日后创作了《森林大帝》、《铁臂阿童木》等划时代巨作,被誉为“漫画之神”的手冢治虫

作品中那恢弘奇幻的背景,则是在中国绘画基础上,佐以西洋水彩和水粉画技法,创造出逼真、诗意而又光怪陆离的神话氛围。

手冢治虫多次表示,自己就是在少年时代受《铁扇公主》的影响,才放弃学医,走上动漫创作道路的。后来到中国访问,他还特意去拜访偶像万氏兄弟。

这也是共和国一代人漫漫求索的真实写照。动画片终究是个受众窄小的艺术领域,然而,一代动画人所凝结的心血,俨然融入一场大合唱,与所有行业共生、共振。他们无不在各自的领域里肩负着一个共同的使命:民族化的探索。

二战后,手冢治虫那一代日本漫画家,几乎改变了日本,乃至全世界的动漫产业。

民族化的探索

这么说,国漫也可算是日本动漫半个祖师爷。

中国动画奠基于万氏兄弟,除了大哥万籁鸣,万古蟾、万超尘也把毕生精力奉献给了中国动画事业。

▲中国第一部动画大片《Princess Iron Fan》,这翻译真是简单粗暴。

年轻时,万籁鸣在商务印书馆工作,主要为书报杂志绘制插画,算是小有名气的漫画家。20世纪20年代,《大力水手》等美国卡通片进入中国,激发了兄弟几人。他们用一些土办法,琢磨出动画原理,摄制了不少滑稽而夸张的动画短片,从中也能明显看出美国动画的影响。

《铁扇公主》更难得的,是第一代动画人忧国忧民的初心。正如万氏兄弟所说,我国的动画片不仅仅是供人观赏和娱乐的消遣品,它与当时的斗争现实紧密配合。

1931年后,在抗日救国的斗争面前,万氏兄弟把精力集中在唤醒民众共同御敌的救亡宣传片上。

在影片结尾,主创们用一段文字隐晦地表达民众救亡图存的决心,借打倒牛魔王隐喻影片“全国人民联合起来对付日本侵略者”的主题:

1940年,在《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》的轰动效应下,万籁鸣和万古蟾决定拍摄中国自己的第一部动画长片《铁扇公主》,并在牛魔王身上投注了对现实的隐喻,呼吁大众团结一心,打败牛魔王。但是,无论制作手法还是表现形式,这部作品都透着浓重的迪士尼风格。

仅以唐僧等四人路阻火焰山,以示人生途径中之磨难。则必须坚持信念,大众一心,始能获得此扑灭凶焰之芭蕉扇。

《铁扇公主》取得了不小的成功,然而,万氏兄弟的动画事业却被时代的动荡碾碎了。他们辗转了武汉、重庆、上海,之后流落到香港,梦想一度搁浅。

当然在日文版电影中,“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”之类的话被迫剪掉了。日本人也在发现《铁扇公主》的深层寓意后,下令禁映该片。

但万籁鸣一直心怀孙悟空之梦,他在回忆录《我与孙悟空》里,写到那种夙愿难偿的滋味:意志消沉、犹如槁木死灰,终日忖度此生再也没有可能绘制动画片了。

时局动荡,上海不宜久留,万氏兄弟被迫流亡到香港,直到建国后才重返上海。

但中国大地上春雷滚滚,解放军捷报不断传到香港。临近的广州也在1949年10月解放了。紧接着,平地一声春雷,祖国的解放使我死水般的心情顿起了波澜,那可真是绝处逢生啊。

在流亡的路上,万籁鸣不忘捧着最爱的《西游记》,心中常幻想着孙悟空的形象。

又经历了反复的波折,万籁鸣终于在1954年回到了上海。他甚至不顾留在别处的衣物和那些宝贵的图书,当即提出参加美术电影工作的请求,就此留在了上海。

六爷说得好,改编不是乱编,戏说也不是胡说。

美梦,这时得以变成了现实。但对于一个在残破山河上建立起来的新政权而言,文艺创作上如何繁荣自强?各领域的创作者们心底都凝聚着一个共识:走民族化之路!

二十年后,万籁鸣将创作出另一个深入人心的齐天大圣形象,让世界惊叹,这才是国际巨星。

事实上,新中国成立初期,我们的动画片不无苏联和迪斯尼的痕迹。这种影子不仅在于技术上,更存留于表现方式和风格中。

3

1957年组建的美影厂,更像是个草台班子,在其早期作品中,从《好朋友》《小花猫》到《蒙古公主》《乌鸦为什么是黑的》,造型、表现技法也难以脱离苏联的动画模式。

随着上海动画制作大规模停滞,脱胎于“满映”的东北电影制片厂完成接力,在之后几年创作了多部动画片,其中就包括新中国第一部动画片《瓮中捉鳖》

而在《过猴山》中,小猴子喝最后一滴酒时,把酒接在手指上,放进嘴里吮了一下,嘴巴却拉得很长。这种桥段设定和人物动作表现,则是典型的迪士尼风格。在早期中国动画中,这样的做法是并不少见的。

东影厂,抗战后由延安派往东北的电影团成立,可谓根正苗红。

好在,美影厂的创作者们并没有止步于此,更未曾将美、苏动画视为终极范本,而是怀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去学习。在这个过程中,一种由表及里的转化悄然发生,最终在《大闹天宫》中迎来了一次辉煌的高峰。

▲1948年动画《瓮中捉鳖》。

《大闹天宫》上集上映后,取得了空前绝后的成功。它给几代中国人留下了深刻的群体记忆,如同一笔宝贵的共同财富,铭刻在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心中。

《瓮中捉鳖》辛辣讽刺蒋介石,带有几分时事评论的意思,就像万籁鸣说的,动画要与当时的斗争现实紧密配合。那时的漫画大师,都喜欢玩政治。

毫无疑问,《大闹天宫》也是饮誉世界动画影坛的。根据当时的中央文化部电影局统计,《大闹天宫》先后在捷克斯洛伐克、西班牙、美国、英国、意大利等14个国家和地区展映,并参展过18个国际电影节,三次获得大奖。

该片导演兼设计方明是日本人,原名持永只仁,是日本战败后随“满映”被接收的员工。东影厂中还有不少员工来自日本和朝鲜。

伦敦展映期间,著名影评人凯恩拉斯金也给出了高度的赞誉:影片通过杰出的美术设计,成为一部拥有强烈感染力的作品;导演万籁鸣在现代动画电影史中的地位,通过该片应该得到国际性的承认。

建国前夕,东影厂的美术片组只有二十几个人,是当时全国唯一制作动画的部门。

1983年,《大闹天宫》在巴黎上映一个月,观众就超过10万人次。《人道报》称它是动画片的真正杰作,像一组美妙的画面交响乐。《世界报》则称赞道:《大闹天宫》既具有一般迪士尼作品的美感,而造型艺术又是迪士尼式动画片所做不到的,即它完美地表达了中国的传统艺术风格。

美术片组组长特伟动漫动画,,是从香港北上内地的漫画家。他大胆地向上级反馈,上海作为中国动画片的发源地和我国最大的电影生产基地,有发展美术电影的良好基础。

高度的民族风格,并没有限定《大闹天宫》的受众范围;相反,它得以罕见地实践了这样一个艺术真理:越是民族的,越是世界的。

言外之意就是,想做动画,还是要去上海。

《大闹天宫》是一座民族瑰宝堆积的高峰,但它不是唯一的。事实上,新中国成立后,民族化的探索所结下的果实,并非单独的一草一木,而是硕果累累。

在特伟的号召下,包括万氏兄弟、钱家骏等早期中国动画人纷纷云集上海,随后又从苏州美术专科学校、中央美术学院、北京电影学院等高校调来大批青年才俊。

在万氏兄弟的开拓下,中国画派这个名号逐渐被叫响,享誉海内外,并屹立于世界之林,影响并哺育着全世界的创作者。

1957年4月,中国第一家专业美术电影制片厂——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正式成立。

当时的美影厂厂长特伟,也是这样一位代表人物。特伟和他的团队,创造性地融合了水墨画和动画片。这在当时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壮举。

中国动画的黄金时代,就此开启。

动画片是单线平涂,但水墨画要渲染,对比浓淡,没有边缘线,在赛璐珞片上,根本无法求得稳定。以当时的技术条件,这简直是异想天开。

▲这一行字,承包了多少人的童年啊。

但经过一番试验后,水墨动画最终在《小蝌蚪找妈妈》和《牧笛》中成功了,以写意、留白和神似等蕴意深邃的艺术手法,创造了一种融合中国传统的美学思想和民族风格的全新片种。

上世纪50年代,什么都要“一边倒”,向老大哥学习,刚刚起步的新中国动画也不例外,上美厂便派出一批年轻人前往苏联取经。

成为日本动画大师的高畑勋,正是从中吸取了留白和写意的技巧,多年后,他开创了自成体系的动画艺术。中国人更为熟悉的宫崎骏,也对中国画派推崇备至。两人多年来对美影厂心念不已,终于在80年代来到了上海,登堂朝圣。

其中,有个叫王树忱的年轻动画人就是当时留学苏联的代表。

《铁臂阿童木》的作者手冢治虫,则更是中国画派的铁杆粉丝,即便晚年身患癌症,也前来拜访他的偶像万籁鸣,正是后者启迪了他的动画艺术之路。

厂领导希望这些小伙子们能把苏联动画的精髓带回国内,而这些年轻人果然不负众望。

今天,当中华民族崛起之时,国漫也迎来了欣欣向荣的崛起,并再次走向世界。同样是孙悟空和哪吒的神话故事,今天的我们,有了全新的讲述方式,但有一样东西是共通的:一种强烈的、极具生命力的民族文化基因,仍流淌于我们的血液里。

在参考了大量苏联动画后,上海美影厂创作了《小猫钓鱼》、《小梅的梦》等动画,画面相比以前更加精致,作画技艺也有所提高,清晰可见苏联动画的风格。

1956年,中国动画人凭借《乌鸦为什么是黑的》这部电影在第七届威尼斯国际动画节获得大奖。

这是中国第一部彩色动画片,取得不俗的成绩,主创们该高兴才是,可创作者们内心难免有些无奈。因为片中没有一丝中国的影子,观众们都以为这部动画片是苏联制作的。

▲1956年动画《乌鸦为什么是黑的》。

中国动画人意识到,亦步亦趋地模仿,终归不利于中国动画。

年轻有为的王树忱也知道,自己在苏联学到的东西,不能帮助中国动画崛起,他将和前辈们一起探索民族风格的道路。

二十多年后,王树忱和同事们创作了《哪咤闹海》、《天书奇谭》等经典国产动画,而这些作品,毫无疑问都带着鲜明的中国特色。

4

万籁鸣说,要使中国动画事业具有无限的生命力,必须在自己民族传统土壤里生根。

1956年,黎明破晓前,中国动画渐渐走出邯郸学步的困局。由特伟参与执导,上海美影厂推出了“中国学派”的开山之作——《骄傲的将军》

这部约30分钟的动画,讲的是一个“骄傲使人落后”的寓言故事,运用了京剧脸谱、传统音乐等民族元素。主创团队花了一年的时间远赴北京、山东、河北等地搜集古代绘画、雕塑、建筑资料,四处找灵感。

早期的“中国学派”动画,带有浓厚的传统戏曲韵味,《骄傲的将军》中,将军就是大花脸,相当于戏曲行当中的武净,语言和动作都是动画师依照京剧演员进行设计的。

▲1956年动画《骄傲的将军》。

此后,动画片《猪八戒吃西瓜》、木偶片《神笔马良》、剪纸片《渔童》、《金色的海螺》等带有民族特色的经典作品接踵而至,连连斩获国际奖项。

只有搞民族化,才是中国动画电影的出路。

这就是只有中国人才能创作的动画。

▲1963年动画《金色的海螺》。

好景不长,1958年,大.跃.进的浮夸风刮到了美术界。

美术工作者不甘人后,采用各种宣传手段鼓吹成果,比如《美术》1958年第3期刊登的《美术大.跃.进.》一文中说:

北京地区绘画组的54位画家计划创作6000幅作品,雕塑组96位雕塑家计划做大小雕塑1507件,版画组30人计划2112幅版画作品,中国画组39人订指标为5812幅、完成8本书稿和16万字的文章。

1958年,全国共拍电影105部,并在一年间生产出22部动画,速度惊人,破了往年纪录。

不过,从片名就可看出这些作品质量堪忧,全是《赶英国》、《八月十五庆丰收》、《集体有余》等清一色的主旋律,现在网上资源还不好找。

心有良知的动画人,不愿刚刚点燃的星星之火就此熄灭。

动荡的岁月中,一部部佳作在时代的阵痛中诞生。

5

上世纪60年代初,“中国学派”发掘出另一个瑰宝——水墨动画

上海美影厂的一些年轻创作者发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尝试对中国动画进行技术革新,将画家齐白石所画的青蛙、鱼虾、小鸡等小动物搬上动画银幕。

包括老厂长特伟在内的很多同事对此表示怀疑,动画历来是单线平涂形式,而中国画强调水墨渲染、浓淡对比,怎么做动画?

上海美影厂的字典里,没有“不可能”。

1961年,上海美影厂取齐白石的花鸟画作品为角色形象,创作出中国第一部水墨动画片《小蝌蚪找妈妈》

▲1961年动画《小蝌蚪找妈妈》。

动画的故事原本是一篇家喻户晓的科普童话,曾被选作小学课文,而主角小蝌蚪的形象,出自齐白石的名作《蛙声十里出山泉》。

关于这幅画,还有一段趣事。

据说齐白石有一次和作家老舍一起吃饭。老舍对齐白石说,您有一支生花妙笔,画什么像什么,已不足奇,这回我给您出一道题,画一样东西,却不能出现在画面上,又要让观者体会到它的存在。

齐老冥思苦想了三天,就画了一幅蝌蚪在山溪中游动的画,暗示青蛙存在。

齐白石的画栩栩如生,充满诗情画意。谁也想不到,多年后,这幅画中的小蝌蚪竟然在动画片里“活起来”了。

《小蝌蚪找妈妈》上映后,漫画家华君武就风趣地说:“齐白石老先生虽然死了,可是,他的画活了。”

这部电影在国内外多次获奖,开启中国水墨动画的篇章。

此后,《牧笛》、《鹿铃》等水墨动画将美不胜收的中国画卷一次次呈现给世界。

▲1963年动画《牧笛》。

6

从1959年到1964年,万籁鸣只忙一件事,就是创作鸿篇巨制《大闹天宫》

当年流亡路上心心念念的孙悟空,在忠实粉丝万籁鸣的灵魂深处再度苏醒。

▲万籁鸣向小朋友展示《大闹天宫》画稿。

上海美影厂的编剧李克弱,与导演万籁鸣对《西游记》前七回进行改编,创作剧本。

二人创作的电影结局极具浪漫英雄主义,推翻了原着中孙悟空被镇压在五指山下的悲剧,而是改为孙悟空拿起金箍棒,冲上灵霄宝殿,打碎玉帝的宝座,在一片狼藉的天庭放声大笑。

这样一个叛逆的英雄形象,在那个年代无疑十分震撼。

主创团队中的几十位画家从中国古代建筑、服饰、雕塑等取材,历时数年绘制15万余帧图画,完成近7万幅画作。

创作者细致入微,每一个画面都一丝不苟,如玉皇大帝的服饰,是用宋代通天冠服和裘冕服加以改造,其表情和动作,透露出一个神权统治者的庄严神圣。

年过花甲的漫画家张光宇为影片中孙悟空、玉帝、哪咤等主要人物设计造型,仅孙悟空就画了N个版本,但万籁鸣一直觉得不太满意。

经过反反复复多次修改,一个深入人心的孙悟空形象应运而生,鹅黄色上衣,虎皮短裙,大红裤子,一双黑靴,脖子上系着翠绿的围巾。

万籁鸣看到这个形象后,说了八个字,神采奕奕,勇猛矫健

▲动画《大闹天宫》中的孙悟空。

《大闹天宫》分上下两集,上集在1961年问世,下集命运多舛,一直到1978年才重见天日。

在影片沉寂的十余年间,主创团队备受批判,多次遭遇无妄之灾。

有人将《大闹天宫》视为封建糟粕,甚至还有人荒唐地说,玉皇大帝嘴下怎么有颗痣啊,你们什么意思啊?

当时负责造型设计的张光宇已经去世,万籁鸣也没有推脱责任,从容地向他们解释道,玉皇大帝脸上画的是五绺须。

可他们仍然不依不饶,偏要说《大闹天宫》借古讽今,喝令万籁鸣老实交代。

▲动画《大闹天宫》中的玉帝。

这段辛酸往事,掩盖不了《大闹天宫》的光辉。1978年后,这部电影解禁,先后在44个国家和地区上映,在各大国际电影节大放异彩。

伦敦电影节的影评人叹为观止,在当年的纪念册上写道:“这部影片可以和《圣经》中的神话故事以及希腊的民间传说媲美……万籁鸣在现代动画电影史中的地位,通过该片应该得到国际性的承认。”

如此高的评价,中国动画界已经几十年没有听到了。

《大闹天宫》是中国动画的一座高峰,可多年后,我们却在这座高峰下裹足不前。

▲1961年动画《大闹天宫》。

7

编辑:动漫动画 本文来源:后生可畏动手便是顶峰,50年后大家又重新被中国

关键词: www.bifa365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