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www.bifa365.com > 动漫动画 > 正文

追光动漫将往哪儿去跟何人,动漫电影和动漫电

时间:2020-01-09 22:26来源:动漫动画
最近的数据显示,中国电影票房前三名全都是国产影片,而且呈现寡头化趋势:《战狼2》、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然后是《流浪地球》,我相信这是有标志性意义的。 原标题:动画电

最近的数据显示,中国电影票房前三名全都是国产影片,而且呈现寡头化趋势:《战狼2》、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然后是《流浪地球》,我相信这是有标志性意义的。

原标题:动画电影和动画电影公司的成功是可以预期的 最近的数据显示,中国电影票房前三名全都是国产影片,而且呈现寡头化趋势:《战狼2》、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然后是《流浪地球》,我相信这是有标志性意义的。 从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超越《流...

对于追光动画而言,刚刚过去的周末总是伴随着忐忑的心情。喜忧参半的是,追光动画制作的《阿唐奇遇》在豆瓣收获了7.3的高分评价,但这在自来水效应失灵的暑期档,并不能转化为切实的票房。 截止数娱梦工厂发稿前,上映4天的《阿唐奇遇》的累计票房仅为2143万,其中首周末票房1854.5万,目前的排片为6.3%。对于一部制作成本高达8500万的动画电影而言,亏损已经成为《阿唐奇遇》的定局。对于追光动画而言,这同样释放出二度折戟的信号。 《阿唐奇遇》制片人于洲在接受数娱梦工厂专访时表示,动画电影是一门高投入长周期的生意,例如《阿唐奇遇》的制作周期就长达5年,这决定了追光动画是一家追求长线效益的公司。我们当然希望正在上映的《阿唐奇遇》就能实现票房盈利,但同时也做好了可能亏损的预案。前期的亏损并不会打乱追光动画的制片计划。于洲说。 据悉,除了去年的《小门神》和正在上映的《阿唐奇遇》,下一部动画电影《猫与桃花源》也即将于年底制作完成。亏损的现状,并未使追光动画一年上映一部动画电影的节奏发生改变。 成立于2013年的追光动画,大概是业界最不差钱的动画公司。创始人王微曾是土豆创始人和前CEO,早在优酷土豆合并之初,他的身家便已超过1亿美元。之后,追光动画还接受了IDG、纪源资本共计2500万美元的投资。 对于王微而言,摆在自己面前的首要难题是,追光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建立起正向盈利的商业模型。作为一家动画电影公司,一切的根本似乎又回到了起点,即一部卖座的商业电影。 《阿唐奇遇》票房失利背后 中国合家欢动画为何屡战屡败? 作为追光动画的第二部动画长片,相比于讲述一个很丧的下岗再就业故事的《小门神》,《阿唐奇遇》在故事性上做出了自己的调整,比如一个将结尾调整为一个友情升华的happy ending。 这种修改削弱了《小门神》的成年向色彩,从而向儿童向票仓倾斜。猫眼电影的观众画像显示,《阿唐奇遇》的男女观众比为31.4%:68.6%,有限的票房中,父母带孩子的观影行为占了大多数。 于洲表示,《阿唐奇遇》讲述了茶宠阿唐与机器人小来在机缘巧合之下,踏上一段寻找未来的历险旅程的故事,目标观众群是612岁的儿童及他们的家长,以及部分对动画人物造型有萌点的年轻女性。 合家欢,是《阿唐奇遇》的基调。我们希望在这个故事中,儿童观众能够看到友情的可贵。对于成年观众,我们主打的概念则是无数种未来,唯一的当下。于洲说。 不过,对于这种改变,市场并没有买帐。《阿唐奇遇》上映首日8.7%的排片低于《小门神》的11.4%,首周末票房1854.5万更是不敌《小门神》2809.3万的首日票房。 佛山红毯影城市场主管林富儒认为,《阿唐奇遇》低排片的原因主要是国产动画电影此前烂片太多,已经透支了观众的心理印象,这不是靠《大护法》、《阿唐奇遇》一两部电影能够追回来的。同时,在同档期有《卑鄙的我2》的当下,观众更倾向于更有品质保障的选择好莱坞动画电影。 目前,《阿唐奇遇》的排片仅为6.3%,其中出品方之一的大地影院集团,在排片上给予了11.3%的排片倾斜。虽然《阿唐奇遇》的总排片率在7月25日回升至6.4%,但在7月27日快速跌落至2.3%。在《战狼2》和《建军大业》即将登场之际,留给《阿唐奇遇》发育的时间并不长。 据悉,《阿唐奇遇》的制作成本为8500万人民币,加上宣发费用,回本预计要达到3亿左右的票房。这意味着,亏损几乎成为《阿唐奇遇》的定局。 后《小门神》时代 追光动画离商业化还有多远? 国内票房巨亏的预期之下,追光动画不得不把目光投向别的资金回收渠道,比如网络平台和海外发行。 目前,《小门神》已被韦恩斯坦国际影业公司买下海外发行权,国际版的配音演员阵容堪称华丽,包括梅丽尔斯特里普、妮可基德曼、赞达亚科尔曼等一众好莱坞大咖。 但远水解不了近渴,于洲坦言,海外发行一来周期较长,二来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。至今《小门神》项目的海外发行收入尚未有定数。而国内网络平台的发行收入,也与院线票房分账相差甚远。 这不由让外界担心,接连两把失意的追光动画,是否会因此调整自己的制片计划。 事实上,从2014年6月完成B轮由GGV纪源资本和成为基金领投,高瓴资本和A轮投资方IDG参与跟投的2000万美元融资之后,追光动画便开始进入了油盐不进的烧钱时代。 对于为何三年不融资,王微有着自己的专注,即按部就班的动画电影片单推进。 此前,王微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为什么我说大家要有耐心,这玩意不是一年两年能做出来的,可能第一部出来就三年后,然后三年还不太行,所以我们至少准备五年的钱。然后五年,五年的钱,投资回报比怎么办,我们大家不能投太多钱在里面,那我说怎么办呢,只能说每部电影的预算我们尽量把它放到一定合理的范围,然后我们多找一些合作伙伴,大家一起来分担一下这个成本,然后看看这些事情怎么才能往前走。 然而,随着票房失利和商业化程度的加深,追光也在及时做出一些改变。在《小门神》上映之初,王微并不热衷宣发,依旧闷头于《阿唐奇遇》的制作工作之中,鲜有露面。而在当下,王微和于洲频繁接受媒体采访,以求为《阿唐奇遇》争取到更高的排片。 更显著的变化发生在制作层面。一直以来,CEO王微一直是追光的创作核心,身兼编剧和导演双重身份。而在《阿唐奇遇》上映之后,王微首次透露出了休息的念头。 王微表示,目前团队正在进行第三部动画长片《猫与桃花源》的制作,但在此之后的第四部电影,他选择放手。我先歇一阵子,因为真的很累,第四部电影就是我们原来动画总监来执导,他已经有十几年的经验了。王微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。 显然,对于前行中的追光动画而言,商业和艺术的平衡,似乎还得摸索一阵子。

从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超越《流浪地球》成为票房第二名,我们看到国产动画电影在崛起。因为多年前投资土豆网,又推动优酷土豆合并,我结识了王微,也投资了王微创办的追光动画。GGV也投资了近期口碑很好的《罗小黑战记》的出品方,跟国产动漫也算是有点故事。

原标题:动画电影和动画电影公司的成功是可以预期的

我跟王微打交道这么多年,当中也经历了很多甜酸苦辣。

最近的数据显示,中国电影票房前三名全都是国产影片,而且呈现寡头化趋势:《战狼2》、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然后是《流浪地球》,我相信这是有标志性意义的。

当年优土合并我特别看好,在之后的优土上市公司里还当了好几年的董事。合并以后它一度市值50亿美金,也是一个高点,我觉得这家公司还可以做到百亿美金,而王微却告诉我他持保留态度,而且选择离开。结果后来它的股价又跌到20-30亿美金,阿里把它买回去,折腾三年,还好没亏。

从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超越《流浪地球》成为票房第二名,我们看到国产动画电影在崛起。因为多年前投资土豆网,又推动优酷土豆合并,我结识了王微,也投资了王微创办的追光动画。GGV也投资了近期口碑很好的《罗小黑战记》的出品方,跟国产动漫也算是有点故事。

王微是骨子里特别傲的一个人,是个文艺青年,也是很有Vision的一个人,他比别人更早看到土豆,也比别人更早看到动画电影的未来。刚创办追光的时候他的估值要得比较高,我考虑了很久,直到后面一轮估值增加得不多,我拉上了成为资本一起投了进去。

我跟王微打交道这么多年,当中也经历了很多甜酸苦辣。

对于动画电影这个方向,我的顾虑在于投资这个产业有点像投游戏公司,你根本不知道下一个是否是爆款。

当年优土合并我特别看好,在之后的优土上市公司里还当了好几年的董事。合并以后它一度市值50亿美金,也是一个高点,我觉得这家公司还可以做到百亿美金,而王微却告诉我他持保留态度,而且选择离开。结果后来它的股价又跌到20-30亿美金,阿里把它买回去,折腾三年,还好没亏。

就算《小门神》前期剧本让我看十遍,我也不懂得怎么判断它的票房。

王微是骨子里特别傲的一个人,是个文艺青年,也是很有Vision的一个人,他比别人更早看到土豆,也比别人更早看到动画电影的未来。刚创办追光的时候他的估值要得比较高,我考虑了很久,直到后面一轮估值增加得不多,我拉上了成为资本一起投了进去。

这种产品是一种消费体验,而且是一种见仁见智的消费体验,很可能我们都不是典型的用户。

对于动画电影这个方向,我的顾虑在于投资这个产业有点像投游戏公司,你根本不知道下一个是否是爆款。

即便《小门神》反响好,不代表下一个会好,更不代表再下一个会更好,无论是《阿唐奇遇》还是《猫与桃花源》,观众对它们的反响都是不可预测的。

就算《小门神》前期剧本让我看十遍,我也不懂得怎么判断它的票房。

和其他行业不一样,芯片行业虽然周期比较长,但我们可以花时间精力去分辨技术与其所带来的产业价值;判断互联网应用一般看用户、留存率,用户对产品的认可和价值可以通过数据清楚地看到,之后不断地迭代、优化,同样能用数据来说明。

这种产品是一种消费体验,而且是一种见仁见智的消费体验,很可能我们都不是典型的用户。

看消费连锁,看单位经济模型,我也会算得明白。但是电影,一开始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精确测算。

即便《小门神》反响好,不代表下一个会好,更不代表再下一个会更好,无论是《阿唐奇遇》还是《猫与桃花源》,观众对它们的反响都是不可预测的。

内容产业,不是VC能够很好地去把握和投放的产业。

和其他行业不一样,芯片行业虽然周期比较长,但我们可以花时间精力去分辨技术与其所带来的产业价值;判断互联网应用一般看用户、留存率,用户对产品的认可和价值可以通过数据清楚地看到,之后不断地迭代、优化,同样能用数据来说明。

投完追光之后,我们时不时开董事会,原来对《小门神》有比较高的预期。我记得当时我们制作成本不到7000万,觉得如果票房能够到两亿,就可以挣钱。但结果不是这样子,票房比预期要低很多。后面的《阿唐奇遇》票房也一般。

看消费连锁,看单位经济模型,我也会算得明白。但是电影,一开始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精确测算。

为什么会这样?我和王微讨论过,有档期、排片的原因,有宣传的原因,还有故事、目标用户的原因。

内容产业,不是VC能够很好地去把握和投放的产业。

一开始我们想面向家庭,后来认为不对,就考虑面向年轻人群体,按理说《猫与桃花源》应该是可以打动年轻人的,女生都喜欢猫嘛,但是,《猫与桃花源》的票房也一般。

投完追光之后,我们时不时开董事会,原来对《小门神》有比较高的预期。我记得当时我们制作成本不到7000万,觉得如果票房能够到两亿,就可以挣钱。但结果不是这样子,票房比预期要低很多。后面的《阿唐奇遇》票房也一般。

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。王微坚持原创,但原创这个东西挺难的,皮克斯也是一家折腾了很多年的公司,结果乔布斯来了,后面才有转机。除非你有去教育整个市场的能力,不然就很难自己完全原创。后来我的领悟是,最起码,影迷需要对IP和故事有基础的认识,也就是对内容的核心元素已经有一定的认知或认同感。经过一番努力和调整,今年初追光出品的《白蛇:缘起》票房就不错。

为什么会这样?我和王微讨论过,有档期、排片的原因,有宣传的原因,还有故事、目标用户的原因。

从《白蛇:缘起》到《哪吒》,再到《大圣归来》,都离不开中国元素。它的故事是原创的,但是它的元素不一定是原创的。美国漫威的英雄人物也积累了很多年,家喻户晓,《蜘蛛侠》、《钢铁侠》一拍再拍。还有很重要的一点,几部电影之后,王微意识到管理上的一些问题。他不断认识到了问题并且一直在修正。追光这家公司一直在寻找属于自己的模式。

一开始我们想面向家庭,后来认为不对,就考虑面向年轻人群体,按理说《猫与桃花源》应该是可以打动年轻人的,女生都喜欢猫嘛,但是,《猫与桃花源》的票房也一般。

在我看来,王微不喜欢重复别人做过的事情。他是相对固执的一个人,他需要在过程中去学习和成长,很多创业者都是如此。我在很大程度上认同一个重要的逻辑:创业者都是固执的。如果没有一个坚定的理念,很容易就被人家带跑了。要笃定,在一条路上持续地做。

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。王微坚持原创,但原创这个东西挺难的,皮克斯也是一家折腾了很多年的公司,结果乔布斯来了,后面才有转机。除非你有去教育整个市场的能力,不然就很难自己完全原创。后来我的领悟是,最起码,影迷需要对IP和故事有基础的认识,也就是对内容的核心元素已经有一定的认知或认同感。经过一番努力和调整,今年初追光出品的《白蛇:缘起》票房就不错。

中国对精神和内容消费的需求很大,一部电影里,如果大家可以在故事结构和内容上找到生活的共鸣,就会引爆。所以对于电影元素来说,或许人物塑造上要借力,而中国几千年累积的历史元素也可以拿来借力。

从《白蛇:缘起》到《哪吒》,再到《大圣归来》,都离不开中国元素。它的故事是原创的,但是它的元素不一定是原创的。美国漫威的英雄人物也积累了很多年,家喻户晓,《蜘蛛侠》、《钢铁侠》一拍再拍。还有很重要的一点,几部电影之后,王微意识到管理上的一些问题。他不断认识到了问题并且一直在修正。追光这家公司一直在寻找属于自己的模式。

在今天这个时点上,我个人更看好国产动画,也更看好王微和追光这个团队的发展。追光做的比较好、也是王微一直以来追求的,是制作能力。追光的影片,制作细节好于很多公司人物动作、细微的发质、甚至毛孔这些细节能做到十分完美。经过了六七年的时间,整个制作团队的能力也打磨得很好。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和《罗小黑战记》证明了市场需求的存在,只要内容制作能力跟得上,这件事情就一定能做好。

在我看来,王微不喜欢重复别人做过的事情。他是相对固执的一个人,他需要在过程中去学习和成长,很多创业者都是如此。我在很大程度上认同一个重要的逻辑:创业者都是固执的。如果没有一个坚定的理念,很容易就被人家带跑了。要笃定,在一条路上持续地做。

总结来看,有了成功的经验,我们也发现动画电影和动画电影公司的成功是可以预期的。就电影来说,主要有三点:家喻户晓的人物和元素、打动人心的故事,加上强的制作品质。而一个动画电影公司,如果能有两三部观众喜爱的成功作品,就会建立一个深入人心的强大厂牌,继续取得后续的成功,迪斯尼、皮克斯都是这样的厂牌。

中国对精神和内容消费的需求很大,一部电影里,如果大家可以在故事结构和内容上找到生活的共鸣,就会引爆。所以对于电影元素来说,或许人物塑造上要借力,而中国几千年累积的历史元素也可以拿来借力。

还有一点很重要,很长期地看,好的内容公司必须能沉淀IP。

在今天这个时点上,我个人更看好国产动画,也更看好王微和追光这个团队的发展。追光做的比较好、也是王微一直以来追求的,是制作能力。追光的影片,制作细节好于很多公司——人物动作、细微的发质、甚至毛孔这些细节能做到十分完美。经过了六七年的时间,整个制作团队的能力也打磨得很好。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和《罗小黑战记》证明了市场需求的存在,只要内容制作能力跟得上,这件事情就一定能做好。

今天我们去看漫威的价值,不是单部电影票房的价值,而是背后所有IP的价值。套路找对了,内容产生做对了,IP是可以沉淀下来并带来持久的成功。

总结来看,有了成功的经验,我们也发现动画电影和动画电影公司的成功是可以预期的。就电影来说,主要有三点:家喻户晓的人物和元素、打动人心的故事,加上强的制作品质。而一个动画电影公司,如果能有两三部观众喜爱的成功作品,就会建立一个深入人心的强大厂牌,继续取得后续的成功,迪斯尼、皮克斯都是这样的厂牌。

学会沉淀IP也很重要。

还有一点很重要,很长期地看,好的内容公司必须能沉淀IP。

判断这个公司将来的价值,一是看财务上的年化收益,一部电影花多少钱,票房赚多少钱等等;二是看IP的沉淀,IP背后的价值可以无限衍生:商品化的价值,衍生品的价值,落地乐园设施等等价值比如迪士尼、环球影城,对吧?

今天我们去看漫威的价值,不是单部电影票房的价值,而是背后所有IP的价值。套路找对了,内容产生做对了,IP是可以沉淀下来并带来持久的成功。

属于中国IP的价值还没有被开发出来,这需要时间。

学会沉淀IP也很重要。

动画投资目前不是GGV的强项,如果看好这个产业的未来,认为动画电影市场每年都会有至少一个爆款出来,那么投资人需要打一个组合拳,很难只投一家。

判断这个公司将来的价值,一是看财务上的年化收益,一部电影花多少钱,票房赚多少钱等等;二是看IP的沉淀,IP背后的价值可以无限衍生:商品化的价值,衍生品的价值,落地乐园设施等等价值——比如迪士尼、环球影城,对吧?

但是,如果再出现一个王微,我可能还会投他,因为这个项目是被人所驱动的。这样的判断逻辑,也源于我与王微相识多年,相信他足够靠谱,愿意跟他一起再去试一下。

属于中国IP的价值还没有被开发出来,这需要时间。

动画投资目前不是GGV的强项,如果看好这个产业的未来,认为动画电影市场每年都会有至少一个爆款出来,那么投资人需要打一个组合拳,很难只投一家。

但是,如果再出现一个王微,我可能还会投他,因为这个项目是被“人”所驱动的。这样的判断逻辑,也源于我与王微相识多年,相信他足够靠谱,愿意跟他一起再去试一下。

编辑:动漫动画 本文来源:追光动漫将往哪儿去跟何人,动漫电影和动漫电

关键词: www.bifa365.